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女性话题 > 正文
战斗的青春第23-24集剧情详细介绍
2021-06-16 21:06:20

战斗的青春第23集剧情介绍

  李铁为母亲送葬后到县大队任职,许凤依依惜别送他到村外河边。李铁嘱许凤提高警惕,大胆谨慎,提防叛徒毒手。提到叛徒,李铁痛悔北平锄奸粗心大意,居然忘记补毙叛徒两枪,留下后患无穷。许凤安慰李铁安心工作,保证不出数日,定将叛徒消灭。

  李铁走后,许凤立刻召集武小龙等开会,商量锄奸措施。根据窦洛殿提供的情报,赵小鸾最近突然由北平返回赵庄,闭门不露面,传说要与胡文玉离婚,原因是公公“扒灰”,胡文玉“装蒜”,赵小鸾寻死觅活跑回娘家,发誓不回北平。

  胡文玉时常回家探望,特务队前呼后拥,耀武扬威,十余骑高头大马护卫,翌晨又返回枣园镇。大家认为这是锄奸的好机会,许凤沉吟思索,不敢轻举妄动,命令内线继续侦察。不久,窦洛殿的情报得到证实,赵小鸾闹离婚和胡文玉常到赵庄确有其事,许凤决定采取行动,消灭叛徒。

  过了两天,侦察人员报告,胡文玉黄昏前带十二名特务骑马飞驰直奔赵庄,现已进入赵家地主宅院,预计天亮后返回枣园据点。许凤立刻亲率队长武小龙和手枪队三十余人骑自行车奔袭赵庄,趁苍茫夜色将赵家地主宅院悄悄包围。

  夜深人静,武工队员翻阅高墙,飞落院内,猛扑灯光闪亮的后院闺房,却扑了个空。许凤猛醒中计,急命破门突围。不料大门已被敌人强大火力封锁,整个大院已被包围。

  千钧一发之际,赵家女佣王婶突然出现,掀开炕席,带领许风和武工队钻进秘密地道,曲径通幽,柳暗花明,钻出洞口居然到了村外小树林!许凤他们回望赵庄,不觉倒吸一口冷气。但见鬼子伪军部队黑压压地团团围住赵家地主宅院,若不逃生,肯定已被敌人剁成肉酱。

  王婶告诉许凤,赵家宅院早年落成,赵青之父为防意外,就已事先挖好两条秘密地道,一明一暗。明道全家人都知道,暗道除赵青父子外,连小鸾都不知道。王婶无意中发现了暗道,牢记在心。今晚胡文玉和赵小鸾夫妇及特务们都隐藏进了“明道”,通往村东头关帝庙泥塑底座秘密洞口。

  王婶见许凤等人中计危急,毅然挺身相助,挽救了一场重大危机。许凤和队员们感谢王婶,迅速撤离。王婶终被胡文玉杀害。通过赵庄遇险的教训,许凤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在政治上还不成熟,便主动报告县委请求处分。县委书记周明派副书记潘林到枣园区委来帮助指导工作,同时调许凤到地委党校短期学习,并参加地委工作会议。

  许凤接到潘林,立刻在高村召开区委会议,宣布县委的决定,并布置了全区下一步工作。潘林变得活泼开朗起来,不再板脸训人,和大家谈笑风生。许凤告别战友,离开区委。胡文玉自作聪明,险些活捉许凤,坏在女佣王婶手里,怨气怒气恶性爆发,亲手将王婶枪毙。

  赵小鸾不依不饶地哭闹起来,因为王婶从小把她带大,感情很深,一气之下跑回天津投奔父亲去了。宫本也很生气,痛恨胡文玉愚蠢无能,打了他两个耳光,命令关他禁闭。胡文玉羞恼憋屈,狠狠地抽自己嘴巴。

  宫本少佐被叫到保定侵华日军总部,师团长清水少将亲自训话,要求迅速消灭枣园地区共产党领导机关和游击队主力,命令宫本限期拿出清剿作战方案,否则军法处置。宫本胆战心惊,如热锅里的蚂蚁,束手无策。

  他一面派窦洛殿去保定特务机关短期受训,一面解除对胡文玉的禁闭,命他出谋划策。胡文玉不计前嫌,在禁闭室里整天“面壁思过”,搜肠刮肚地想毒计,就为了再次得到宫本的信任和重用。听见宫本召唤,立刻像哈巴狗似地跑步前来。

  宫本命令他赶快出主意,胡文玉胸有成竹,分析了许风和李铁不在区委,潘林头脑简单,容易错误判断形势等敌情,建议严密封锁消息,以假乱真伪装撤退,引诱潘林指挥武工队和民兵攻占枣园镇,包围全歼。宫本对胡文玉的“伪装撤退”方案大加赞赏,立刻召集日伪军官开会,以假乱真地布置撤退,严格保密。

战斗的青春第24集剧情介绍

  潘林得到敌人准备从枣园据点撤退的确切情报后,果然错误地判断形势,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认为敌人军事力量薄弱,准备放弃枣园镇据点,于是立即召开区委会议,布置调动全区武装力量会攻枣园镇的作战计划。

  许凤到地委开会并接受短期培训结束后返回区委,老远就听见枣园镇周围枪声激烈,赶紧就近跑到小宋庄,发现村街上挤满了民兵和群众,一问才知枣园据点敌人正在撤退,全区武装正在会攻枣园镇,胜利在即。许凤大惊,急忙找到潘林,命令立即撤出战斗,分散转移。

  潘林不服气地正要分辨,敌人的机枪大炮已经开始狂轰滥炸,大队敌军蜂拥冲出城门,局势突变。许风果断指挥部队和民兵分路突围,区武工队断后掩护,各路人马进村后下地道隐蔽反击。原野里炸弹横飞,弹雨密集。许凤带领一路武装人员撤向张村,敌人立刻将村庄团团包围,炮弹呼啸,机枪猛烈扫射,敌人开始集群冲锋。

  许凤指挥战士和民兵快下地道,自己敏捷地跑进砖房上的土碉堡,即全村的制高点,举枪瞄准敌人射击。敌人遭到许风等人的顽强反抗,停止冲锋,扔下一大片尸体退出村去。战场上突然安静下来,仅几秒钟,大地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猛听震耳欲聋的巨响,炮弹冰雹般地砸下来,一颗炮弹击中了土碉堡,把顶壁炸出一个大窟窿,顶土壁土崩流,硝烟和灰尘迷糊了眼睛。

  许凤高喊大家要坚持到天黑,话音未落,突然火光一闪,雪亮刺眼,紧接一声剧烈的震响,许凤等人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巨大力量猛地一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塌陷的土块重重地砸下来,昏死过去。鬼子伪军汉奸特务冲进失守的村庄,疯狂地烧杀抢掠,搜捕干部和武工队。

  在村小学校院子里,被捕的人群挤成堆蹲在地上,妇女们披头散发,浑身灰土,任凭敌人鞭打,一声不吭。叛徒胡文玉走到群众面前,恬不知耻地训话,被愤怒的群众乱吐唾沫。宫本亲手刀劈了一个冲向敌人拼命的青年,穷凶极恶的鬼子兵端起刺刀和机枪瞄准群众,随时准备射击。

  村支书张大娘惨遭杀害。胡文玉带领鬼子汉奸搜捕掩埋在泥土堆里的干部战士,忽然发现许凤埋在灰尘泥土下面,不禁大吃一惊,急忙命令手下将许凤抬出土堆,亲自检查是否已经断气。许凤清醒过来,睁眼发现一个丑恶熟悉的身影蹲在自己面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许凤猛然挥手抽了胡文玉两个耳光,将叛徒打倒在灰土里。宫本闻讯赶来与久闻大名的许凤见面,异常兴奋,立即命令将许凤押走。鬼子押解许凤来到小学校院子里,被捕群众忽地站起来往前拥,妇女老人痛心哭喊,许凤高声鼓励干部群众坚强勇敢,和敌人斗争到底。

  敌人簇拥许凤而去。县委副书记潘林带领其他两个区武工队和各村民兵突围撤退到王庄,突然接到通讯员报告许风被捕,犹如当头闷棒,心急如焚,立刻带队出发火速向张村飞奔。张村烟尘狼藉,尸横遍地,敌人正向枣园据点撤离。潘林急红了眼,抱起机枪横冲直撞,率领武工队猛烈追击撤退之敌。

  眼看押解许凤的囚车滚烟卷尘而去,潘林猛虎扑食般冲进敌群,刀劈肉搏,血洒疆场,壮烈牺牲。许凤从昏迷中醒来已是深夜,首先闻到一股强烈的香粉味,发现自己躺在舒适阔绰的房间里,一个穿黄呢军装、戴金丝眼镜的白脸男人居然坐到她身边来喂她喝水,是叛徒胡文玉。

  许凤挥手将水碗打碎在地上,任凭胡文玉巧嘴甜言蜜语,捶胸诅咒发誓,命他滚出门去。县委书记周明和升任县大队长的李铁得知潘林牺牲和许风被捕的消息后,即率县大队主力开赴枣园区整顿工作,稳定局势,商讨营救许风的措施。鉴于营救许凤事关重大,周明请求上级启动隐蔽战线关系予以配合。

  李铁同时通知在保定受训的窦洛殿回枣园镇,全力营救许凤。区武工队战士们群情激愤,强烈请求武装营救,愿以任何代价救出许政委,被周明和李铁坚决劝阻。远在天津的赵小鸾听说抓住了许凤,忽然连夜坐车赶回枣园镇,醋意毒发,竟然要求胡文玉枪毙许凤,回北平或天津去安居乐业。

  胡文玉对赵小鸾晓以厉害,许以蜜饯,说明必须劝降许凤,消灭李铁,宫本才同意他调任华北新民总会科长,奖给他丰厚的赏金,并答应与他在北平合办东亚洋行,大发横财。许凤在舒适阔绰的房间里没呆两天,就被带到宫本的作战指挥室谈判。伴随阴沉古怪的日本音乐,宫本企图以人生一世、短暂如梦的伤感来打动许凤,遭到许凤的讥讽和怒斥。

  宫本软硬兼施,打开刑讯室大门让许凤开眼,但见原本如花似玉的秀芬姑娘已被折磨得血肉模糊,无法辨认。许凤顿觉肝肠寸断,命令宫本释放秀芬和所有被捕群众,一切由她承担,愿与宫本谈判。宫本喜出望外,立刻叫来胡文玉和齐光第等汉奸,摆好对等谈判桌,恭请许凤在谈判书上签字,条件是许凤写信让李铁向宫本投降。

  许凤握笔一挥而就,命令日本侵略者必须无条件向中国人民投降。决然地挺身走向刑讯室。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的许凤被关进阴暗潮湿的黑牢里,忽然胡文玉急匆匆地奔跑进来,声称宫本已报请敌特总部批准,明晨就要处死许凤,今晚已是最后机会,特地冒死前来营救。
太仓二手房 https://c21.com.cn/

相关新闻
八五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