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报告老婆大人(云沐觅韩墨轩)阅读
2021-06-17 21:40:06

《》小说主角是云沐觅韩墨轩,这里提供报告老婆大人云沐觅韩墨轩小说,报告老婆大人主要说的是。天色已是黄昏已至,粉霞晕满了整个天际。

《报告老婆大人》精选:

天色已是黄昏已至,粉霞晕满了整个天际。

太阳落入山后,残留下的余晖照耀着大地。女人坐在院中回廊上,一半的身躯被半笼罩在阴暗里,光影交织的脸庞犹如那晕开的墨水般,模糊朦胧。

浑身雪白的小幼猫倦伏在她的面前,慵懒地挠着自己的脸颊,粉嫩嫩的小肉球一晃一晃的,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拨弄。

“沐觅,过来吃饭了——”

“喔。”

她微侧过脸,透过落地窗看见在屋内来回走动,摆放碗筷的徐莲,清澈的大眼内划过一丝黯淡,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了那个早已忘记了相貌的母亲。

——如果你还在我身边,是不是也会像小姨一样关心爱护我。

“沐觅,发什么愣呢?饭菜要凉了哦。”

“这就来。”

徐莲做菜的水平一般,菜色味道普通,幸好云沐觅也不是个挑食的主,只是今天嚼着口腔中的食物突然有种如同嚼蜡的滋味。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云沐觅拿起勺子勺了一碗汤,山药排骨汤冒着热气,香味扑鼻,红色枸杞飘浮在汤面上回旋打转。

“你心中有事眉头就会不自觉的垂下来,这个习惯从小就有了。说说吧,为了什么事发愁,或许小姨我能帮得上你呢。”

“母亲……”

云沐觅望着碗中汤面倒映着的自己的五官容貌,犹豫了几秒后,轻声说道:“母亲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自云沐觅记事以来从未在父亲的口中听到过母亲的事,家里更是没有一张关于母亲的照片,外界传言纷纷,父亲不做任何解释的态度她也明白,一旦当事人开口了,之后引起的风波将会更大。

“她是一个极其不负责的女人,可是我却无法去违逆她的意思,这么多年了,她终究是没回来……”

记忆中,述说着这段话语的父亲充满了哀伤,自从那次后她再也没去提起过,这个深藏在心中多年的疑惑。

也许是为了不想再看到此类亲人浮现在脸上的哀伤,也许是为了她自己,不想再去知道更多。云沐觅害怕真相,却又想知道,这样的感情烦透了她的心。

“姐姐……她就像是太阳。”

察觉到云沐觅的情绪不安,徐莲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镜片下的黑眸因回忆往事变得有了色彩:“徐家在太爷爷那辈是个大家族,因后来的文革之类的因素长辈们各散东西。你外公是个木匠,在娶了外婆后的第二年生下了姐姐,因为想要一个男孩继承徐家的姓氏,五年后我出生了。”

“又是一个女孩,破灭了你外公的希望。同时你外婆的身体在生下我以后越来越差,大概撑了半年左右就去世了。”

“因为我的缘故导致妈那么早的离开,爸整个人都变了,只要一看到我就会无端的生气。那个时候,还小的我常常想着自己是否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之类的荒唐幻想。”

云沐觅静静聆听着,这些是她从来不知道的事,她望着徐莲在述说往事时眉宇间的复杂神色,心渐渐沉了下来……

“爸总是会在酒后动手打我,那个时候姐姐就会站出来为我挡下一切。无论别人怎么说她的是非,对于我来说,她就像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太阳,耀眼,温暖。”

“沐觅,姐姐她没尽到自己做母亲的责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她最重视的就是亲情。无论她在什么地方,心中一定是挂念着你的。”

“我不明白……”

既然是最重视亲情的人,为什么能狠的下心来离开自己的儿女和丈夫,又是有多无奈的理由能让她迟迟不归。

“什么?”

云沐觅笑笑:“没什么,吃饭吧。”

“诶,你去把这两钢架搬过去,等会拍摄的时候要用的——”

户外取景的片场,余池漫步从街道口走进,远远地就听见了导演的大嗓门,他伫立在原地,扫视了四周左右不见韩墨轩的身影,随即伸手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员工,问道:“墨轩呢?”

“好像在那片树林后的河边休息。”

“哦,好,谢谢了啊。”

韩墨轩在剧组里没拍戏时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与员工告别后,余池迈步走去。

他的步伐有些着急,英俊的眉宇间倦伏着淡淡的疲倦,握在掌心里的文件被他捏的有些皱皱巴巴的。

“墨轩,我查到沈川导演住院是……额?”

他的叫喊声在瞥到站在韩墨轩身旁地谢青茉后,嘎然止住。

幸好还隔着一段距离,他刚的声音也不大。

余池暗自腹诽,然后往暗处退了几步。

谢青茉这女人他真心不喜欢,倘若不是有韩墨轩这层关系在,平日里谢青茉对自己的冒犯次数早就累积到可以爆发的阶段了。

唉,也只有韩墨轩这么执着深情的人,才会守着那不该许下的承诺啊……

“墨轩,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闻言,谢青茉皱了皱眉头,自从云沐觅出现后韩墨轩对她的态度就变了,丝毫没有以往的温柔和体贴。

韩墨轩今天穿了一件卫衣,遥望远方时男人双瞳漆黑幽远,思索间睫羽轻颤。谢青茉紧紧的锁定着韩墨轩的侧脸,心中突然甚不是滋味了起来。

现在的你,已经厌烦到连看都不想看到我了吗?

韩墨轩,你忘了你答应姐姐的承诺了吗?

韩墨轩,多年陪伴的情义竟不敌云沐觅的几日,你到底是有多狠心?

哀怨,不愤,在谢青茉的眸子划过,在下一秒瞬转即逝,所有的负面情绪被她快速收拾好深埋在了心底深处。

“我明白了。”

她忽然开口,嗓音有些低沉。

“这件事我不会再提了,我先离开了。”

“恩。”

脚步声渐远去,一分钟后韩墨轩转身看向那片树林,懒懒的开口了:“你准备一直站那喂蚊子吗?”


阳逻二手房 https://c21.com.cn/

相关新闻
八五百姓网